四方vicky

【山坂】胆小鬼

Evangelism:

因为山坂里的坂道好像都是迟钝过头的天然……所以想着意识到自己对真波的喜欢的坂道会怎么行动呢,好像挺有趣的(虽然被我写的一点也不有趣((


这是给无清清的生贺,寿星让我放上LFT我就乖乖放上来啦(


大学设定捏造注意。


狗血。煽情。少女漫。


下次还是写H一点的好了……


 


 


<1>


“即使是全方位无死角的公主,也会一不小心被恋爱迷得团团转哦!”


宅男偶像·love&peace平胸小公主·姬野湖鸟这么说过。


 


<2>


小野田坂道喜欢真波山岳。不过他想对方应该不知道,他也不希望对方知道。


 


具体的契机已经不可考,小野田一直避免自己去回想意识到这份情感的导火索,虽然他明白即使如此,自己对那位对手兼好友的恋爱感情无法被轻易抹杀。


因为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喜欢真波很久了。


 


并不是没有慌张过,也尝试无视并回避这个现实,但是收效甚微。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小野田也曾经破天荒地放弃每日签到的秋叶原,转而直奔位于池袋的乙女大道,在耽美漫画店里偷偷摸摸地转悠,最后随手在货架上抓了本下来,连封面都没有细看,就急急付钱逃出了这个满是浏览着货架偷笑或是惊叹的女孩子的店铺。


拿回家后做贼一般拿出藏在书包深处的漫画,结果发现之前没能看清的书名竟是《激爆!凌辱合集》,鼓起勇气翻了几页就惨叫出声。


腐女子,果然是很厉害……


小野田涨红了脸倒在榻榻米上,随手把耽美漫画扔到一边,抱住了双膝。


据说挤压住胸口的话,心脏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不过不能告诉真波君。真波君是个很温柔的人,如果被发现了,一定会让他很为难的,到时候说不定连朋友关系都无法维持。小野田时刻对自己这么强调道。


平常心,平常心。


结果平常心一碰到真波就乱了套。


即使心情是如此五味杂陈,小野田自认为自己在掩饰方面的技巧还是过得去的。凭着这点可怜的自信,他才得以成功怂恿自己继续待在真波的身边。


毕竟不能和真波一道爬坡的未来,光是想象就让人低落到不行。


 


<3>


真波曾经问过小野田为什么上了大学还不交女友。他除了支吾着手忙脚乱之外不知自己该如何应对。


“真、真波君,怎么突然说这个……”


“那个啊,我也没有哦。”不知晓小野田心事的爽朗少年自言自语道,“虽然他们都说和可爱的女孩子交往很开心……”


“但是我觉得没有比和坂道君一起爬坡更愉快的事情了。”


小野田一瞬间愣住了。他直直盯着望向学校旁的群山的真波,嗫嚅了几次最后还是一言不发。


“这样说来的话,我的女朋友其实是自行车啊,哈哈。”


阳光铺洒在真波的白衬衫上,反射出晃眼的白金色光晕。


真是耀眼啊。小野田想。


 


<4>


文系和理系分属的校区相隔很远,不过假若以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十多分钟就能穿过大半个校园到达对方的校舍。


文系的小野田每次下课一跨上自行车,就觉得心情莫名地高昂起来,连一路上的风景都无暇顾及,这种雀跃的心情会在他看到真波骑跨在那辆显眼的白色公路车笑着朝他招手时达到高涨的顶点。


然后小野田就会伸手敲敲自己的左胸,仿佛不这么做的话,膨胀的恋心就会哗啦一下溢得到处都是,把自己和真波都给淹没掉。


“坂道君,我们去爬坡吧!”


“嗯!”


山道很长,普通人骑车会觉得有些吃力,但是对于这两个竞技选手来说却是最享受、最快乐的旅程。


“坂道君,爬坡,好开心!”


是啊,好开心!


和真波君一起,那就是双倍的开心,不,应该是百倍的开心!


兴奋到了极点,小野田再度加快速度,训练有素的双腿不会因为如此而酸疼,相反地,大幅度增加回转数让他觉得刺激至极。


就这样不断地快点、再快点,似乎就能把强劲的山风也给甩在身后,直至让一切都远远地落在后面,包括自己摇摆不定的情感。只有在这个时候,自己欢欣鼓舞的心情才是无比纯粹的,毫无让人不快的杂质——


一如真波山岳的笑容。


 


<5>


【你啊,想过告白吗?】


卷岛的mail里这么写道。


小野田愣愣地瞪着手机,直到屏幕自动进入休眠模式才反应过来。他四下张望确认真波还在十米开外的鲷鱼烧摊位上排队,才小心翼翼地摁开界面。


【怎么可能,真波君喜欢的是女】


还没写完一句话就连按delete删光了。


【知道了我的心情也只会给真波君带来困扰】


想了想还是打算重新编辑。


【能够和真波君一起骑车我就已经】


不行,这种话说出来会被前辈笑的。


还在反反复复输入又删除,手机突然就振动起来。


“ヒメヒメ、ヒメ……”


“呜哇啊啊!”


一时惊吓差点把手机摔出去,好不容易捧住它,小野田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竟然就是卷岛。


“前、前辈?”


“我猜坂道你大概又在那里一个人纠结了吧。”


熟悉的声调和富有特色的尾音,一听到可靠又好心的前辈的声音,小野田就觉得整个人都松懈下来,甚至连鼻头都有点发酸了。


 


“哟!”


“吓!”


小野田被脸上突如其来的滚烫吓到,像十万伏特过电一样弹得老高。


“真真真真波君!”


“啊哈哈,表情,表情超好笑——!”


“啊,呃,这个……”


“只是鲷鱼烧而已啦,鲷鱼烧。”真波大笑着递来小野田的那份,正在心虚中的少年慌忙伸手接过,又被没有料到的烫度给折腾了一下。


“噫……!”


“要掉了要掉了哇啊啊!”


两个人哇哇叫着忙乱的最后,真波一边说着“坂道君好像很怕烫啊”一边从他的手中拿回鲷鱼烧,小野田甚至都没来得及拒绝。


“想吃的话就凑过来吃一口,等你不觉得烫了再自己拿着吧。”


小野田结结巴巴地道歉又道谢,真波比出“没什么啦”的手势,腮帮子被鲷鱼烧撑得鼓鼓的,就像一只嘴里塞满了坚果的松鼠。


和几年前那个炎夏递给自己宝矿力的时候一模一样,依旧是这样体贴的人。


想着想着嘴角就忍不住上扬起来了。


“啊,终于笑了。”


“真波君?”


“因为,刚刚坂道君在通电话的时候,一脸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


糟糕,因为一时的大意竟然暴露了。


“那、那个是错觉吧!”


“是谁的电话呢?”


真波微笑着把鲷鱼烧递到小野田嘴边,直到他犹豫着咬了一口才收回手。


“呃,是卷岛前辈……”


“说了什么? ”


“说、说了什么?!没、没什么特别的……”小野田紧张地眼珠子乱瞟,鲷鱼烧粘腻的豆沙馅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咳……就是打来……慰问一下,咳……”


“啊啊啊坂道君,吃东西的时候要小心啊!”


小野田感受到后背上真波手掌不轻不重的拍击力道,咳得越发厉害,过了好一会儿才把那块坚忍不屈的豆沙顺利吞下去。


“嗯~哼,慰问什么的真让人羡慕。”


“真波君?”


“我们这边的前辈是笨蛋,只要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


小野田脑子里浮现出箱根学园那个戴着发箍的山道王者的样子,默默地代真波对他道了个歉。


“而且我觉得,‘前辈’这样的身份本身就够狡猾的了。”


 


<6>


冬风强劲地扑向脸颊,刮得没能藏在围巾里面的鼻尖生疼。


即使是自带游刃有余属性的真波也敌不过这个冬天陡然袭来日本本岛的寒流,叫嚷着要喝些什么暖暖身子,才不至于在换教学楼的途中被挟着细小雪花的狂风击倒。


那撮引人注目的呆毛不情愿地被厚棉帽压住,又随着真波的脚步一翘一翘,让小野田不由地看入了神。


“要喝什么?”


“那个,我竟然忘带钱包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会还你的!”


“啊哈哈,没什么,我们互相借用多少次宝矿力水瓶我都记不清了。”


“那就……UCC咖啡,谢谢!”


“呀,没想到我们学校竟然也会有这样的……”真波扑哧地笑出声来,把印着神秘银发美少年图案的易拉罐递给小野田。“真有坂道君的风格。”


“嗯,我喝什么好呢……要不也喝一样的?罐子上面那个黑色头发的男孩子好像也挺可爱的……”


“没关系,真波君,慢慢选就好,下节公共课还有二十分钟才开始呢。”


倚在自动贩卖机旁,小野田握住散发着热气的咖啡罐,感受到久违的暖意。


“啊,被治愈了……”


“话说回来,坂道君。”


“?”


“我啊,被告白了。”


又来了。说不惊讶是假的,不过小野田清楚地知道真波的人气究竟有多高,哪怕心中再五味杂陈也不能流露出过多微妙的感情。


做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事,反应一个朋友应该有的反应,其余的杂质都不需要。


“这次和以往不一样。对我告白的,是班长。”


“虽然我自己很吃惊……不过班长她说她从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我了。她哭了,说我是笨蛋,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意识到她的感情,最后还是要等她告白了我才知道。”


“班长毕竟是我的青梅竹马,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看到她这样,我很愧疚也很难过,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甚至在想……要不要就这样答应和班长交往呢?”


“诶?!”


“怎么了,坂道君?突然很激动的样子。”


真波君总有一天会和别人交往,即使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在了眼下。


小野田认识真波的青梅竹马,是很认真很乖巧的女孩子,和自己一样戴着眼镜,虽然有时会因为真波随心所欲的举动而面露困扰,但是仍旧是被男生所认可的那种可爱,而且她对真波一直关怀备至,在外人看来和恋人没什么分别。


怎么想都比普通的、懦弱的,而且还是男性的自己好太多。


“坂道君是怎么想的呢?如果能给我一些建议……”


真波君和班长同学成为恋人的话,应该会很开心的。


“……不要。”


明明头脑清楚得很,正面的理由也一条条被自己列了出来。


“抱歉……我是不会支持真波君的。”


 


<7>


小野田做过某个令人难忘的噩梦。


自己被困在漫天的风雪中,自行车被摔得七零八落再也无法使用,只能愣愣地望着真波骑行的身影越来越远,最终头也不回地冲入盛夏的光芒中,徒留被席卷而来的雪花埋没的自己。


既然被称作在追击上排名第一的男人,小野田强韧的意志力在其他车手的眼中是怪物级别,因而他回想这个梦的时候总是心有余悸,毕竟,完全放弃追逐动力的那种心如死灰,即使是做梦也是第一次。


原来在和真波君有关的事情上,他比自己所能想象到的程度还要胆小。


不抓住的话,真波势必会离自己远去,这个事实不是早就意识到了吗?


 


“坂道君?”


糟糕,原本鼓足了全部的勇气才下定决心开口的,结果对方一出声,心中满满的冲劲一下子就全部漏光了。


猛低下头避免与一脸疑惑的真波对视,小野田觉得现在真是前所未有的尴尬。


不如就像往常一样蒙混过去……不行,这样就又止步不前了。


打起精神来啊,坂道!


“果然我,还是不希望真波君和其他的人交往……!”


啊,说出来了。


虽然不敢抬头看真波的反应,不过既然说出来了怎样都无所谓了,抱着这样破罐破摔的壮烈心情,竟然觉得一口气把自己的想法都摊开来给他看也没关系。


“为什么?”


“为、为为为为什么……”


心脏跳动的过于厉害,简直要裂开了,这种折磨比IH开始前的几分钟还要揪心,小野田不自觉地捏紧手中的易拉罐,明明手心里直接接触的是罐身透出的热烫,身体深处却由于极度的紧张而凉到彻底。


“我可以理解成坂道君对我有超出友谊的感情吗?”


“……是!对不起!!”


与大声喊出来的诚挚道歉相反,小野田头垂得更低了。神经的紧张延伸到了肉体,身体紧绷到开始发抖,连带着声音也抖得厉害。


快点过去吧,这个煎熬的时刻……


“喀嗒。”


真波没有回话。像是终于选出了中意的热饮,他按下按钮,自贩机哐啷哐啷地滚出一罐饮料。


每一秒似乎都被拉得很长,自己的耳朵自动捕捉着真波每一个动作发出来的细微声响:“碰”,这是真波弯腰取出易拉罐;“嗒”,这是真波转过身来,雪花从他的肩膀滑落;“踏、踏”,这是真波正朝自己迈步——


“咦啊?!”


突然反应过来真波离自己已经不过一步之遥,慌忙后退的小野田一个趔趄,眼看着就要摔倒的紧要关头被真波一把扯住手臂,逃过了狼狈地滚下台阶的命运。


不过相比之下那罐热咖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等小野田注意到自己空着的右手后回头,罐子已经躺在十米开外的阶梯底下打转,溢出的咖啡把一小块地都染成了棕色。


“真、真波君……?”


手还没有放开呢……


在还未开窍的时候身体接触再怎么频繁都无关紧要,但是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小野田非常的在意。


“坂道君。”


被告白的少年没有松手,感觉到对方盯视的视线的小野田不得不抬起头与他对视。


“这个,坦白说我觉得有点困扰。”


啊,结束了。自己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了。


不过你要忍住不能哭,坂道,你可是个男子汉。一边催眠自己的小野田一边感到一阵阵不断上涌的酸涩,好像快要忍耐不了了。


公主即使恋情失败了也没有一蹶不振,你也不可以。


 


小野田在朦胧中看着真波脸上慢慢绽开始终如一的微笑:


“要是坂道君可以更早一点说出口就好了。”


 


=====


话说回来,坂道视角的真波波,好难黑起来啊……